奸皇女相卷二:喂食妖孽殿下?第二章
流年yabo亚博体育网
流年yabo亚博体育网 yabo亚博体育 亚博国际开户 亚博体育官方版v1.1.1 都市yabo亚博体育 言情yabo亚博体育 历史yabo亚博体育 军事yabo亚博体育 穿越yabo亚博体育 网游yabo亚博体育 科幻yabo亚博体育 灵异yabo亚博体育 同人yabo亚博体育 竞技yabo亚博体育 重生yabo亚博体育
全本的yabo亚博体育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经典名着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yabo亚博体育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官场yabo亚博体育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yabo亚博体育
流年yabo亚博体育网 > 言情yabo亚博体育 > 奸皇女相卷二:喂食妖孽殿下? 作者:湛露?书号:45760 更新时间:2019-9-12?
第二章
  如何能把自己尚且平安的消息传达出去呢?原本四国之中都有各自的使节驻守,但是自从黑羽和圣朝开战,原本驻留在黑羽的圣朝使者就已经被她调回国内。黑羽国中,哪里还有圣朝的人可以传递消息?

  忽然间她想起了雀灵苑。圣朝的雀灵苑,男子的教坊,圣怀璧手中的细作营。之前曾听圣怀璧说过,在玉也有雀灵苑的人,那么说不定黑羽也有?

  想到这里,她看似无意地问道:“你们黑羽尚武,与圣朝的习俗颇多不同,但婚姻大事总是也要经长辈允可吧?”

  “是啊,不过子晨姊也知道我爹已经去世,我娘又不大管家事,族内大小事情都要问过我哥的,所以,你就不要怕你的婚事会被反对了。”黑羽素兰误会了她的意思,笑嘻嘻地一边帮她梳头,一边宽慰她。

  令狐问君静静地看着铜镜中的自己,慢条斯理地说:“我们圣朝好男风,自圣皇而下,许多名门贵族都会豢养男宠,夫人们在府中反而失了宠,黑羽人不会这样吧?”

  黑羽素兰笑道:“我们黑羽人最讨厌娘娘腔的男人了,男宠?哼,女人就够美了,要好看的男人做什么,男人就该有男人的刚之气,扭扭捏捏的像什么样子”说到这里,她的手却一停“哦,你不说我差点忘了,去年灯会上,我见过

  兵部侍郎秦大人的儿子搂着一个漂亮男人躲在街角亲嘴,恶心死了。“

  “哦?是吗?这在黑羽可真是少见,秦大人难道就不管管儿子吗?”令狐问君故作讶异道。

  “秦家公子如果不把那男人带回家去,秦大人岂会知道?那天秦公子看到我时一脸尴尬,脸涨得通红,倒是那个漂亮男人还很泰然自若,秦公子特意跑来嘱咐我,不要将此事告诉他人。哼,谁有空管他的闲事。”

  令狐问君笑道:“只怕那男人也不是什么身家清白的人。”

  “谁知道呢,只是我看那男人一派的落落大方,一点也不觉得和男人亲嘴有什么丢脸的。哼,我们黑羽哪有这么不要脸的男人,没准也是从圣朝来的。”

  说话间,她已经帮她重新梳好了头。

  见门外丫鬟捧着食盘站着,她便代道:“今天我不在屋里用饭了,我要去娘那边吃饭,和我娘说一声,今天还多了一位君姊姊。”

  令狐问君急忙阻拦“这怎么行?我是外人,还是将军扣押的犯人…”

  “少和我说这些,我娘也认得你的,你走了之后,她还问了你好几次,现在你既然已经回来了,总要去给她先请个安吧。”

  黑羽素兰不由分说就将她拉去黑羽老夫人的跨院。

  黑羽定海的母亲萧氏是个很温良贤淑的人,从不与人恶,只喜欢和亲朋子女说话聊天,家中的大事都交给丈夫和儿子掌管,对女儿尤其疼爱。

  她一早见女儿拉着一个女孩儿跑进来,惊奇的笑着说:“这丫头,怎么一早起就疯疯癫癫的,你拉着的这是谁啊?这么标致的姑娘。”

  黑羽素兰笑着把令狐问君推到母亲面前“娘难道认不出人来了?您仔细瞧瞧,前不久您不是还问过她吗?”

  萧氏凑近看了好一阵,突然又惊又喜地说:“哎呀,这不是子晨吗?”

  她握住令狐问君的手一阵摩挲,感慨道:“哎呀,丫头都长大了,看上去比以前稳重多了。你这一年去哪儿了?”

  令狐问君自幼便没了母爱,父爱更谈不上,少有长辈和自己这样亲近,骤然被那双温暖的手握着自己,不知怎地,眼中一片热,情不自地跪倒在地上说:“子晨拜见老夫人,让您惦念真是子晨的不是,我其实是圣朝人,这一年回家去了。”

  “圣朝人?”萧氏明显愣住“我还以为你是…”但很快她就笑了“哎,是哪国人有什么重要的,咱们一朝三国的人本来就应该是一家人,只可惜大王现在不是这么想的,不久前定海带着兵马和你们圣朝打仗,让你失望了吧?”

  令狐问君低着头回答“将军也有他的不得已,他身为一国首将,岂能不尊大王之命?这天下疆土,分分合合,本也是寻常之事。”

  萧氏叹道:“唉,有什么寻常的,为了一个人的野心,要耗费多少财力物力不说,一场仗要死成千上万人,别人的命都不是命了?别人的爹娘难道就不会心疼自己的儿子了…”

  “儿子给娘请安!”黑羽定海一早来请安,竟见到令狐问君也在这里,不大为不悦,再听到母亲的话,更是震怒,草草请安之后便提醒“娘这些话以后还是不要说了,以免给家里招来祸事。”

  萧氏对儿子向来顺从,听了儿子这番严厉的口气,只得轻声说:“娘知道了,但是你也要记得,你在外面打仗,娘在家有多牵肠挂肚啊,好歹我把你一次次盼回来了,但那些盼不回子女的父母,你可知道都是什么样的心情?”

  “黑羽人,为国捐躯,战死沙场,是无上的光荣,他们的父母也该同感荣耀!”黑羽定海板着脸看向妹妹“素兰,又是你瞎胡闹,我怎么嘱咐你的?让你替我盯着人,你倒尽把人往外带?”

  “不过是在自己的家里,又不是出府,有什么大不了的?”黑羽素兰撇撇嘴,做了个鬼脸“我这不是在帮你的忙吗?你这么大年纪了还不娶老婆,好不容易有个做我嫂子的人来了,我不帮你拉着点人家,万一再跑了,没准你就要打一辈子光儿了!”

  黑羽定海冷笑道:“嫂子你倒问问人家,希罕吗?有得是那王孙公子追着你这位子晨姊,我们这种寒门小户,她可不会看上眼的。”

  “瞎说!子晨姊才不是那嫌贫爱富的人,是不是?”黑羽素兰前半句话是对自己哥哥说的,后半句话则是冲着令狐问君说的。

  可她听了却是内心五味杂陈,垂着头轻轻一叹。

  萧氏笑了,嗔怪道:“素兰,哪有这样当面问人家愿不愿意的,这种事,总要双方长辈商量过才行。改天让子晨把八字拿来,我去叫人合一合,如果八字合适,我们这边就派人去圣朝和她父母长辈商量商量,这才是正经的办事儿。”

  黑羽素兰娇笑着扑进母亲的怀里“娘,原来您也愿意子晨姊姊做我的嫂子啊”

  “子晨这孩子我第一眼看着就喜欢,和咱们家也算是有缘分,你哥对那些大家闺秀向来不看一眼,只怕是命中注定和这丫头被月老系了红线。若真是天意,我就做个主,成全了他们。”

  听到萧氏这样真心热忱地要帮自己和黑羽定海撮合,令狐问君不忍心让对方再一厢情愿下去,便开口道:“多谢老夫人如此抬爱子晨,只可惜我父母都已经去世,父亲也在去世之前便为我订了亲了。”

  “订了亲了?”

  屋里的两个女人都是一怔,只有黑羽定海站在一旁冷笑不语。

  黑羽素兰讶异道:“子晨姊,怎么都没听你说过,夫家是谁?比得上我哥吗?既然父母都已经不在了,你现在人在黑羽,圣朝的婚事可以不作数的。”

  “我已经向天起誓过了,怎么可以不作数?”令狐问君将目光移到黑羽定海的脸上“我虽不是多了不起的小女子,但也知道一诺千金的道理,别人怎样我不知道,但我自小读过这三句话:富贵不能yin,贫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他瞪着她,冷笑着从牙里挤出话来“素兰,娘,你们听听,人家把咱们当成什么了?”

  黑羽素兰虽然听着一头雾水,但还是本能地打着圆场笑道:“好了好了,你把子晨姊抓来,又把人关到书房里,这哪里是要娶老婆,连待客之道都算不上,也难怪人家不乐意了。”

  萧氏听得更是一头雾水,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定海把人家关起来了?”

  这笔糊涂帐黑羽定海也不想再算下去了,他盯着令狐问君说:“跟我出来!”

  “哥,你别欺负人家。”

  黑羽素兰不放心,想跟出去,但令狐问君拍拍她的肩膀,对她摇摇头。

  令狐问君走到院外的那棵槐树下,秋去冬来,树叶已落了八成,四周的景萧瑟,人心也不免苍凉。

  她一眼看到黑羽定海那颀长坚毅的黑衣背影时,心中便是这样的一片苍凉。

  曾经如手足一般相亲,如今却是敌对双方,而且这敌对的立场,只怕终此一生都不会改变了。

  “将军要和我说什么?”她主动开口。

  黑羽定海侧过身,眼睛却没有看着她“我刚刚得到消息,圣朝发生了内。”

  令狐问君闻言一震,盯着他的脸,想从他脸上看出这消息的真假。

  他看向她“你必然不信我的话,不过也无妨,随你自己要不要相信。据说内发生在皇宫,与圣皇和太子有关,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我看你就算回到圣朝去,也不可能力挽狂澜,甚至有可能会被牵扯其中。你说我对大王愚忠,

  现在轮到我要劝你一句,不要太愚忠。“

  她沉良久,最后莞尔一笑“将军突然和我说这件事,听上去像个笑话。我不能因为将军的三言两句就改弦更张,另投别主。不过我猜将军和我说的这件事,就算是确有其事,将军本也不会立刻告诉我。您来和我说的目的,其实是想从

  我这里探出些口风来,看我知道多少内情。“

  黑羽定海哼声道:“不要自作聪明,你现在是阶下囚,能不能保得住这条小命还说不准呢!我劝你还是审时度势,早早想明白了为好,那个圣怀璧,终归只是个四皇子,太子和圣皇之间无论谁输谁赢,那把椅子都轮不到他来坐。”

  令狐问君赫然心惊跳地看着他。听他这口气,难道他已经识破了圣怀璧的身分?

  他望着她眼中的惊诧,没有多做解释,而是继续说:“你这个丞相是改朝换代时最先会被开刀砍头的,我听说你和太子素来不和,他若宫成功,岂能再容得了你?”

  “是啊,天下之大,原来竟无我立足之地。”她似是自嘲地慨叹,双眼清亮地看着他“将军,但您刚才是怎么说的?黑羽人为国捐躯,战死沙场是无上的光荣,而圣朝人其实也有这样的志气,将军不信吗?若今易地而处,我来劝降将

  军,您是会赶我走还是会接受我的好意?“

  黑羽定海气恼地看着她,半晌才憋出一句“我就从没有见过像你这样执不悟的傻子!”

  她悠悠笑道:“多谢夸奖,将军与我原本是同一种人,像我们这样的人,只怕下场都不会太好。将军若几时想通了,就请直接把我交给黑羽王吧,我也怕将军左右为难,更怕我会牵累将军一家,老夫人和素兰都待我极好,若祸及她们,我就是在九泉之下也不会心安。”

  “不劳你费心惦念!你的生死,我会安排好的!”

  黑羽定海盛怒之下拂袖而去,躲在远处偷看的黑羽素兰见他走远,才蹦蹦跳跳地跑出来,问道:“子晨姊,你和我哥说了什么?他的脸色这样难看,该不会是你当面拒婚伤到他的面子了吧?”

  令狐问君并未立刻回应,她的心中已经被巨大的疑云笼罩——刚刚黑羽定海说圣朝内之事,究竟是真是假?是不是他用来她心智的计谋? wWW.6NxS.coM
( ← ) 上一章   奸皇女相卷二:喂食妖孽殿下   下一章 ( → )
贝勒的冲喜妻一号月台的许谑浪情妇的恶云雀曲驸马太花心非正当关系只愿为后 上只愿为后 下娃娃女官巧夺情人的浪
《奸皇女相卷二:喂食妖孽殿下》是一本完本言情yabo亚博体育,由网友收集整理,是湛露精心写作,由全本yabo亚博体育阅读网站流年yabo亚博体育网提供免费阅读。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用于商业用途
若奸皇女相卷二:喂食妖孽殿下第二章侵犯了你的版权利益,敬请来信通知我们,本站会立即删除您认为侵权的作品,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