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皇女相卷二:喂食妖孽殿下?第十二章
流年yabo亚博体育网
流年yabo亚博体育网 yabo亚博体育 亚博国际开户 亚博体育官方版v1.1.1 都市yabo亚博体育 言情yabo亚博体育 历史yabo亚博体育 军事yabo亚博体育 穿越yabo亚博体育 网游yabo亚博体育 科幻yabo亚博体育 灵异yabo亚博体育 同人yabo亚博体育 竞技yabo亚博体育 重生yabo亚博体育
全本的yabo亚博体育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经典名着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yabo亚博体育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官场yabo亚博体育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yabo亚博体育
流年yabo亚博体育网 > 言情yabo亚博体育 > 奸皇女相卷二:喂食妖孽殿下? 作者:湛露?书号:45760 更新时间:2019-9-12?
第十二章
  令狐问君站在船头笑着回道。“公主殿下放心,无论结果如何,圣朝与金城的情谊不变。两国相数百年,若能修得秦晋之好那是最好,若是…有不便之处,也不会误了两国的百年大计。公主殿下以为如何呢?”

  金城倩征了征后,笑答“那是当然,一切自当以国家大事为优先。”

  看着金城国的船远去,令狐问君感慨地说。“自古和亲多是牺牲公主,没有人问过公主们的心里是否愿意被人当作棋子,她此次竟然亲自开口以千金之躯求婚于你,这份勇气和魄力真的令人赞叹,倘若他为后,必然也可母仪天下。”她

  回首笑问。“殿下觉得呢?”

  圣怀璧自昨起就冷着一张脸不理她,此时换了船依旧板看面孔,在她问话时根本不理,转身便走了。

  令狐问君知道他骨子里有看皇子与生俱来的傲气和几分孩子才有的任,她在金城倩面前自作主张替他答应下婚事的行为触犯了他的底线,和自己生气是自然的,所以她索由着他生气去,反正明就能返回圣朝了,看他能气多久。

  玉颂明为他们准备的这条船也不是很大,但是圣怀璧留在玉的那二十多名随从都一同上了这条船。

  如今两人的衣食起居都有人照料,也各住一间舱房,关起门来倒也清静,

  令狐问君这么多年都是一个人,孤独惯了,有时候十数不和人说话也没什么,所以她在舱房内看看书,写写字,很耐得住寂寞。

  然而舱房外却偶尔有侍女的声音会打扰到她的思绪——

  “四殿下上了船怎么也不吃饭?送去的两顿饭都原封不动地拿回来了。”

  “是不是船上食材太少,所以做的不合四殿下的口味?”

  “不知道啊,我问了四殿下,四殿下也不回应我,他那脸色好难看,我就不敢说话了,只好退出来。”

  令狐问君无奈的拉开舱门,走到对面的船舱门前,看了眼站在过道中正感到为难的两名侍女,将她们手中的食盘接过,说。“我送进去看看,你们先退下吧。”

  拉开舱门,只见圣怀璧坐在船舱靠舷窗的一面,透过那方窄小的窗户正静静看着窗外的大海,见她进来也不作声,只冷冷瞥了一眼又将目光收回。

  令狐问君笑道。“听说四殿下两顿饭没有吃了,微臣过来问候一声。四殿下是千岁之躯,更应万分保重,否则微臣没办法和圣皇代。”

  他依旧不回应。

  她只好把食盘放到他眼前,柔声说。“若是饭菜不合胃口,可以让他们重做,只是咱们带来的食材有限,比不了皇宫御厨,殿下还请将就一下,等回到圣都,想吃什么就让他们做什么,还不是由殿下做主?”

  可圣怀璧就像是根本没听见,看都懒得看她一眼似的。

  她端起饭碗,用筷子夹起一娩,递到他边“殿下难道还要我喂你吃饭吗?”

  他这才懒懒地转过头,却嫌恶地说道。“拿开,我看了恶心。”

  令狐问君一愣,因为他从没用这种语气和自己说过话,心中忽然很难受,便将饭碗放下,轻叹一声转身打算离开。

  圣怀璧忽然从身后将她的胳膊抓住,低声说。“我不喜欢这船,晃得太厉害,我的头很晕。”

  她回头看他皱看眉的样子,这才明白他为什么一直皱看眉不高兴,原来是他身体不舒服。他很少坐船,就算坐也都是大船,无论在江河湖海之上行走,绝不像这种小船这样颠簸,难怪不习惯。

  她在海上练兵数年,己经习以为常了,并不觉得怎样,可对他来说,这种颠簸摇晃却会让五脏六腑都翻江倒海般地难受。

  她伸出双臂,将他的头抱在怀中,一双手在他的太阳处轻轻按着,一边说道。“坐船也是要有天赋的,有些人生来就不大晕船,黑羽人自小在海上讨生活,所以招来的兵卒都很能耐得住风。咱们圣朝人在平地走路,你又总是坐车,这点小风小自然就受不了了。”

  他不耐烦地反驳“别说什么都夸到黑羽人身上去。”

  令狐问君笑道。“我也不是夸他们,只是告诉你,以后若是不舒服了,一定要说出来,否则别人怎么知道你心里不高兴是为什么?倒让一群人陪着你战战兢兢。”

  “我说出来就舒服了?”圣怀璧冷笑了声“我说出来谁真的在乎过?”

  “这外面那么多奴才谁敢不在乎?”

  “那你呢?”他瞪她一眼“我心里不舒服时,你在乎过我吗?”

  她的指尖在他脸颊上划过,无奈地苦笑“我都己许给殿下了,圣皇要我辅佐您,您的喜怒哀乐微臣怎么敢不在乎?”

  “可你总是惹我生气!你以为我真的就没脾气了,还是以为我真拿你没办法了?”他忽然抓住她的手,直勾勾地看看她“问君,你把我许给谁时,要先想想你今天说的话,你是己经许给我了,所以你是我的人,我的人怎么能不听我的话、

  不在乎我的喜怒哀乐呢?“

  “殿下还要我怎么在乎?殿下不思饮食,微臣这不是立刻赶来侍奉殿下了吗?”她有时候面对他,真要拿出潜藏的母才有耐心去哄他。她知道他是吃这一套的,尤其是她肯哄他的时候,他会立刻喜上眉梢。

  但是她今天的这番柔声细语,并未让他的眉头舒展开来。

  听她这番话后,他的眼中闪动看奇异的光彩,似笑非笑道。“侍奉?你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侍奉?”他本来躺在她的膝上,不知何时己经俏悄解了她的带,此时手掌探入她的间,肌肤相触的刹那,猛地将她倒,且不容她呼喊反抗,便

  将她所有的呼吸都噬进自己的里。

  他心中有气,再加上头晕,比起平的温柔绵,今只剩下急怒和霸道,三两下便将她的外衫扯落,将她的瓣也吻得几乎红肿起来。

  她急了,用力咬了他一下,将他的咬得出血,他才负痛暂时停了手。

  “你怎么总是这样孩子脾气?”她红看脸斥责,因为怕外面的人听见,所以声音得很低。

  然而这样子的她看在他眼里更是别有一番风韵,才不理她的拒绝,将瓣上渗出的血丝一,说了句“你敢伤我,今就拿身体赔我,”接着便一口咬在她的锁骨处。

  她急得伸手去推,他却俐落地扯过她的带,将她的双手捆在一起。

  他笑嘻嘻地说。“师父,今还是让徒弟好好侍奉侍奉你吧。”

  令狐问君急得张大眼睛,见他双眼里都是烈火,知道他动了真格的念,只好柔声恳求“怀璧,咱们不是说好,等成了亲才做这事吗?”

  他望着她哼笑“你都把我许给金城公主了,咱俩还能成亲吗?既然我们可以对月盟誓,今这大海之上,斗室之中,就算是我们的房了。问君,你若乖一点,我便不会让你太疼。”说看他就细碎地吻着她的锁骨凹处,同时将她身上的

  其他衣物也一并扯了去。

  她从未和人如此luo程相对,脸上羞噪得恨不得立刻跳到海里去,一双脚刚要端他又被他用膝盖强行分开了双腿,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他托起她的下额,笑地看着她红彤彤的脸,眼都是魅惑人心的星光闪烁。

  “你不用怕,我在雀灵苑调教了那么多手下,知道如何才能让女人舒服。”

  令狐问君若非双手被他绑住,真要捂住双耳了,但她此时只能让脸上的火焰烧得更旺,闭紧双眼不去看他。

  他一声轻笑,瓣自锁骨处下移到她的前,张口一含,就觉得她全身绷紧,像是受了惊的小兔子一样。他边的笑意更深,在她的身上旎吻看,让她一点一点适应自己的体温,而最灼热的那一处最终顶在了她最感的地方,轻轻

  看,像是等待奖赏的一只小豹子,但并不急于攻城掠地。

  令狐问君的整个身体都成了淡红色,呼吸早己紊乱,刚才还紧绷得像铁一样的身体此时绵软得瘫在那里像烧化的水。

  圣怀璧着她的身体,将她的轻轻上提紧贴着自己的小肮,然后在她耳畔呢喊低语“问君,你的今生许给谁了?”

  她本来久己不晕船了,被他这样一番轻薄后,头也开始晕了,眼前都是雾蒙蒙的水气,他飘摇不定的声音响起时,她只得凭看本能的回答“许给你了…”

  “你若是敢变心,或是再随口将我让给别人,就要记得今之痛——”

  他猛地挤进她己经润的身体里,让她疼得身子一抖,他以为她会叫出来,所以好整以暇地等看看她不再端庄矜持的一面,不想她只是皱着眉咬紧嘴忍着疼,将所有的痛楚都抑制在口中。

  他心中疼惜,低头去吻她的,用舌尖撬开她的齿关,两人的瓣上都沾了血,分不清是谁的便融在了一起。

  他轻轻动了一下,感觉到她整个身子都疼得轻颤,只好忍耐看自己的火蒸腾,小心翼翼地按看她每一处纠结紧绷的筋骨,又在她耳边魅惑看劝“你不叫出声,这疼一直憋在心里会憋出内伤的。”

  “你到底…想怎样…”她疼得根本连动都不敢动一下,只恨自己刚刚为什么心疼他没有吃饭就来劝他,否则也不用受现在之苦。

  “我想怎样,一会儿你便知道。”圣怀璧勾着笑,上的血腥味似是也有了几分甜美,身下那花朵般娇软的身子己经滚烫,他的手指每抚过她最感的地方,就会让她难受得挣扎几下,于是两个人的身子便结合得更紧密起来。他寸削

  肖解开绑在她手腕上的带,她乌黑的长发也己被他扯下发答而披落在板上,映衬看她雪白的肌肤黑白分明,美得煞是惊人。

  他身下的灼烫己经越来越等不及要冲进阵地,而她还在艰难地忍耐看他这个侵略者带来的疼痛。

  他该再有耐心一点的,但是他不想再等了,既然这一夜疼痛在所难免,便让她清晰地记住这份疼痛,也算是他对她擅自做主的警告好了。

  当他开始真正律动起来的时候,她被这突然而至的癫狂举动惊得不敢睁开眼,一双被释放的双手本能地环在他的颈上,在疼痛中接一个女人最奇妙的第一次高

  当他轻咬着她的肩头,让魂魄飞旋出窍时,似是听到耳畔一声猫儿般的低声嘿呼,他雀跃不己地衔着她火烫的耳垂,过耳廓的软骨处,一字一字渗入她的耳膜——“问君,你是我的…”

  她的魂魄似是都被他占据了,也不知自齿间飞出的那一声缨泞是对他的回应,还是对自己成为一个女人之后的叹息。

  小小的舱房盈,虽然不过方寸天地,却是只属于他们两人的江山。

  昨那样的癫狂真不似平里冷静的她。

  对着镜子梳妆时的令狐问君脸还是滚烫的。也不知被圣怀璧怎么欺负的,自己竟然会睡倒在他怀里,到第二侍女来敲门询问是否需要送早饭时她才惊醒,却尴尬地看看自己衣衫不整地被他抱在怀中的样子,不敢应声。

  真不知他们那样不知羞的一夜是否己经被下人们都听到了,原本还想将两人的关系隐瞒下去的,倘若被这些人知道,那这秘密还能藏得住多久? wWW.6NxS.coM
( ← ) 上一章   奸皇女相卷二:喂食妖孽殿下   下一章 ( → )
贝勒的冲喜妻一号月台的许谑浪情妇的恶云雀曲驸马太花心非正当关系只愿为后 上只愿为后 下娃娃女官巧夺情人的浪
《奸皇女相卷二:喂食妖孽殿下》是一本完本言情yabo亚博体育,由网友收集整理,是湛露精心写作,由全本yabo亚博体育阅读网站流年yabo亚博体育网提供免费阅读。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用于商业用途
若奸皇女相卷二:喂食妖孽殿下第十二章侵犯了你的版权利益,敬请来信通知我们,本站会立即删除您认为侵权的作品,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