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皇女相卷二:喂食妖孽殿下?第二十七章
流年yabo亚博体育网
流年yabo亚博体育网 yabo亚博体育 亚博国际开户 亚博体育官方版v1.1.1 都市yabo亚博体育 言情yabo亚博体育 历史yabo亚博体育 军事yabo亚博体育 穿越yabo亚博体育 网游yabo亚博体育 科幻yabo亚博体育 灵异yabo亚博体育 同人yabo亚博体育 竞技yabo亚博体育 重生yabo亚博体育
全本的yabo亚博体育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经典名着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yabo亚博体育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官场yabo亚博体育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yabo亚博体育
流年yabo亚博体育网 > 言情yabo亚博体育 > 奸皇女相卷二:喂食妖孽殿下? 作者:湛露?书号:45760 更新时间:2019-9-12?
第二十七章
  令狐问君看了看两人,长长一叹“本相又岂是不近人情的傻子,二殿下说的对,这是宫中秘闻,不能声张传扬,陛下又龙体欠安,更不宜拿这种事情去烦扰他,本相会守口如瓶的。”

  他松了口气,又和圣怀璧使了个眼色,旋即便向两人道别后匆匆离开了。

  看着屋外的雪花卷走了圣怀玥的背影,令狐问君缓缓转过身来,望看他悠然说道。“你这美果然是男女通吃,我应该晚一点再进来,看看你还能怎样应付他。”

  圣怀璧把嘴一撇,伸手勾住她的“不安好心!就知道你是来看戏的,看你半天没动静,我还以为你真要打算看着他把我污了呢。”

  她哼笑了声“堂堂皇子,用词也成不精准了,你们两人分明是你情我愿,怎么算污,最多只能说是苟合。”

  他眉梢高扬“好啊,我与他是苟合不成,但是今你也休想全身而退!”他伸手将她倒在榻上。

  令狐问君皱眉抗议“这榻太脏,我可不要躺。”

  圣怀璧知道她嫌弃这里是刚才圣怀玥躺过的,便笑看松手说。“好啊,里屋还有一张更好的,咱们去里屋说话。”

  “今天就算了。”她按住他不规矩的手,正地问道。“他刚才的话,你听出破绽来没有?”

  “怎么可能没听出来,”他冷笑一声“你明明没有说叛徒勾结的是黑羽,他却一语点出,而且说得那么背定,明显不是矢口瞎猜的。”令狐问君道。“以他的聪明,若非今天我们这一出搅了他的心神,他本不会出破绽,等出了这门,

  他冷静下来后就该想明白了。“

  “可惜你今,手里握着他的把柄,他畏俱你揭这件丑事,绝不敢再回头窟谎,后定会加倍防着你了。”

  她壁眉说。“今这招实在是步险棋,若他不上当,我们就要和他撕破脸面了,可现在就算暂时吓退了他,后呢?”

  “后当然还得再找他的把柄,若实在找不出,就等看我登基那一天再办他!现在有父皇在,我还不想借着父皇之势处置他。”

  令狐问君看向他“你是怕你父皇寒了心吧?”

  圣怀璧的嘴动了几下,却没有说话,只是向来带笑的脸上出了一丝忧虑,眉心渐渐拧出一个结。

  第十三章被辜负的深清

  寒料峭之际,圣朝终于来了一轮喜事。

  先是安妃为圣皇又生了一位小皇子,这对膝下子嗣不旺的圣皇来说是极为安慰的一件事,紧接着,圣皇正式下旨册封圣怀璧为太子,然后圣朝和玉互相换了国书,昭告天下两国再结“共生共荣”同盟。换句话说,这次的结盟力度之强,胜

  饼以往,无论两国哪方有难,另一国必须无条件的全力相救。

  而之前大张旗鼓开战的黑羽却显得异常安静,安静得让人猜不透它下一步的计昼又是什么。

  圣怀璧自从被册封太子之后,除了雀灵苑和兵部之外,圣皇还将吏部一并交给他,明显是在一力培养他后继承大统的能力。

  礼部则被转给了二皇子圣怀玥,不过和册封太子相比,他接掌礼部的事并不是非常受人关注,关注他的只有两个人——圣怀璧和令狐问君。

  此外,令狐问君辞官之事忽然变得无声无息,不但她自己没有再提,圣皇也没有提起。原本以为她辞官是为了和圣怀璧的婚事,然而太子大婚的事迟迟没有下文,朝臣们都是一头雾水。

  其实不只是朝臣们,就是圣怀璧都觉得狐疑。

  有一次他很认真地问她“怎么没听你说辞官了?是不是想通了,不辞了?”

  令狐问君淡淡回答“眼下局势不明,二皇子还是你的肘腋之患,我辞了官对你没有半点好处,我不想让九泉之下的父亲失望。”

  圣怀璧笑道。“你心中还是担心我的。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让我的女人一天到晚活在担惊受怕中,这江山有我在,谁都休想抢走。”

  “你有自信是好的,但是——”

  “不要骄傲过了头,是吧?我知道你又要说这个。”他打断地说“我现在是孤军作战,自然要步步小心。”

  不只是步步小心,他现在明显要比以前忙很多,原来他只要在雀灵苑东游西,管管事情邹可,现在六部中最忙的两大部都到他手上,即使他再天纵英才,职明绝顶,依然要耗费大量的精力和时间去处理大小事宜,因此和令狐问君见面

  的机会也比以前少很多了。

  他习惯了一天到晚赖在令狐问君身边,几次忍不住和她抱怨自己现在的忙碌,她也只是柔声安慰。

  而他同时发现,她好像背着自已不知在忙什么,似乎不只是忙着处理朝政,她面对他时总有些闪躲,这让他心里很是不安,就像猜不出黑羽在打什么算盘,他发现自己也猜不出令狐问君在想什么了。

  于是,他想起一个人——徐谦。

  徐谦自从上次被圣怀璧‘供’之后,对他就是敬而远之,平时办案都恨不得绕开雀灵苑走,得知圣怀璧又有事召见他时,徐谦心惊胆战,未敢立刻去见他,反而先跑去见了令狐问君。

  “丞相,太子殿下突然传召属下,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事要问属下?”

  “太子殿下找你?”她想了想“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事,八成是吏部或兵部有什么案子要你帮忙协办吧。”

  他担心地说。“属下实在是怕了太子殿下,丞相大人能不能帮属下先去问问,属下心中也好有个底?”

  令狐问君笑道。“上次太子殿下到底是怎么问你我去张家的事了?你也不和我明说,他为人虽然有些顽劣,对敌人下手也有些极端,但对自已人总是客气的。更何况你为我办事,他就算是和你揭,也不会让你太难堪吧?”

  徐谦涨红了脸,圣怀璧那荒唐的手段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见他居然这样惶恐,她只好答应先帮他询问一下圣怀璧,给他一个结果让他安心。最后徐谦千恩万谢,又惴惴不安地离开了。令狐问君将手边的公事做完,看了看天色不算太晚,便乘车去了皇宫。

  因为圣怀璧现在要处理三个部门的事情,所以不便再像以前那样长驻雀灵范,他现在除了上午要游走于兵部和吏部之外,下午通常是在自己的玉甯宫处理事务。

  本来封了太子之后应该是要住到太子府去,但医圣皇近来身体越来越差,他希望能在父皇身边侍奉,圣皇欣慰他的孝心,也就随他的意让他继续住在玉甯宫了。

  令狐问君来到玉甯宫的时候,见几个绝男子正从正殿出来,她认得这几人都是雀灵苑的人,便打了个招呼,问道。“太子殿下在宫内吧?”

  “在,正在和二殿下说话。”

  圣怀玥也在这里?自从上次设计了他之后,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心里有鬼,像是故意避开她似的,她也有些日子没看见他了,因此她犹豫了一下,没有立刻进去。

  殿内的太监见到她,殷勤地笑脸人说。“丞相大人来了,怎么站在这里?太子殿下吩咐,无论何时丞相大人来了,都请您直接入殿。”

  “听说太子殿下在见客,我还是先不打扰他了。”

  “太子殿下见的是二殿下,两位殿下谈笑风生的,说的应该不是公事。”

  “是私事就更不方便打扰了,我还是在这里等吧。”

  那太监见状正准备引她到偏殿等候,这时圣怀璧和圣怀玥恰好边聊看天边并肩从正殿走出来。

  圣怀玥见到她时,神色一变,依然显得尴尬“丞相来了?怎么不进殿?”

  “听说二殿下在和太子聊天,问君是个有分寸的人,己经无礼一回了,岂能再无礼一次,否则不就让人笑话不懂规矩了吗?”令狐问君语带挪榆的说。

  他闻言窘迫,急忙和两人告辞离开。

  圣怀璧笑着揽住她的肩膀“你现在只要一现身,他就怕得不行,你再说几句话来吓唬他,他就落荒而逃了。”

  “他可不是胆小伯事的人,你以为他是真的伯我吗?只不过是装出样子让我们松懈而己。”令狐问君跟看他往里面走,边说道。“今天倒有个怕你的人特意来找我,我真不知道你对人家做了什么,竟把一个人人敬畏的总捕头吓成那样。”

  圣怀璧眼珠一转“你是说徐谦,怎么?我不过叫他过来问几句话,他就跑去找你求救了。”

  “你上次到底是怎么供人家的?不会是用了刑吧?”

  “天地良心,我怎么可能私自用刑供,再怎么说他也是为你做事的,也算是自己人。”他诡笑着,趴在她耳边将自己当初整徐谦的招数告诉了她。

  令狐问君听得杏眼圆睁“这么缺德的招数亏你想得出来!人家好歹一个堂堂正正的大男人,又无断袖之癖,你这样整他,就不怕他记恨你?”

  “不怕,这件事我又没有外传,他最多只是怕我而己,不会恨我。你和他说,我找他是有正事,不会再用上次那一招了,要他趁早乖乖来找我回话,否则,我有得是法子整他。”

  “知道了。”她又问。“你到底有什么事要找他?是有什么难办的案子吗?”

  圣怀璧怎么可能跟她说实话,便笑道。“这事儿现在只是有个影子,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不是我不告诉你,只是说了你又要瞎担心。我找他也不过是不想惊动太多人,悄无声息地把事情办完就好了。”

  令狐问君狐疑地看看他“我怎么觉得你背看我又在搞什么阴谋诡计了?”

  “我背着你?你可真会恶人先告状。”他哼哼一笑“也好,我没审你,你倒先来审我了。最近我才觉得你鬼鬼祟祟的,应该是有事情瞒我。不如咱们俩互换一个秘密,你告诉我你最近到底背着我在千什么,我再告诉你我为什么事找徐

  谦。“

  她直视看他的眼,默然片刻,转头道。“你想太多了,我没有背看你做什么。”

  圣怀璧将她箍在怀中,嘴贴看她的额头“问君,是不是咱们的婚事迟迟没有下文,你心里不高兴了?”

  “没有,你知道这件事我是不急的。”令狐问君低声说。“你也不要时时把这事拿出来说,让陛下不开心。上次陛下说的话你也听见了,在他心中我不是你正妃的人选,你好不容易当上了太子,若是拿我的事情来烦他,和大皇子宫有

  什么区别?“

  “自然有区别!他是父皇退位,我是谈我们的终身大事。”见每次提及这件事,她言词之间都有躲闪之意,他反而不“你这样向着父皇说话,该不会是你根本就不想嫁我吧?”

  她摸摸他纠结在一起的眉心,安抚他“你知道我向来是以大局为重的。”

  他的手臂紧了紧,将她更用力地抱看,声音沉郁“问君,别忘了在玉你答应过我什么,你说过今生今世永不负我。”

  “我不会负你,这句话到死我都记得。”

  她柔柔的低声细语,让圣怀璧忍不住细细吻着她的舌,将她吻得脸红心跳,息不己。

  见他又要拉着自己去内室,令狐问君忙阻止他“这两天我不舒服,你也这么累,还是算了吧,我还要去东暖阁和陛下议事,去晚了就不好了。”

  圣怀璧汕汕地松了手,问道。“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和父皇谈的?有事明天早上再说不行吗?” Www.6nXs.COm
( ← ) 上一章   奸皇女相卷二:喂食妖孽殿下   下一章 ( → )
贝勒的冲喜妻一号月台的许谑浪情妇的恶云雀曲驸马太花心非正当关系只愿为后 上只愿为后 下娃娃女官巧夺情人的浪
《奸皇女相卷二:喂食妖孽殿下》是一本完本言情yabo亚博体育,由网友收集整理,是湛露精心写作,由全本yabo亚博体育阅读网站流年yabo亚博体育网提供免费阅读。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用于商业用途
若奸皇女相卷二:喂食妖孽殿下第二十七章侵犯了你的版权利益,敬请来信通知我们,本站会立即删除您认为侵权的作品,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