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皇女相卷二:喂食妖孽殿下?第三十一章
流年yabo亚博体育网
流年yabo亚博体育网 yabo亚博体育 亚博国际开户 亚博体育官方版v1.1.1 都市yabo亚博体育 言情yabo亚博体育 历史yabo亚博体育 军事yabo亚博体育 穿越yabo亚博体育 网游yabo亚博体育 科幻yabo亚博体育 灵异yabo亚博体育 同人yabo亚博体育 竞技yabo亚博体育 重生yabo亚博体育
全本的yabo亚博体育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经典名着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yabo亚博体育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官场yabo亚博体育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yabo亚博体育
流年yabo亚博体育网 > 言情yabo亚博体育 > 奸皇女相卷二:喂食妖孽殿下? 作者:湛露?书号:45760 更新时间:2019-9-12?
第三十一章
  令狐问君怒道。“胡说!难道本相也不能走吗?他令狐卫还没本事管我!”

  她推开那人要走,那人却蓦然跪倒,出了间佩剑搭在颈上,大声道。“丞相大人,卑职奉命行事,自知身分低微不能阻拦丞相大人,又无法向总督大人差,卑职只有以死谢罪!”

  他这样一说,其他几名士兵也纷纷出佩剑搭在颈上,一副要以死殉职的样子。

  令狐问君吓了一大跳,立刻向后退了几步,连忙说。“好,我不去,但你们得把令狐卫给我找来。”

  但令狐卫一直没有来,来的是圣怀璧。

  当圣怀璧倚看门框与她四目相对的时候,令狐问君赫然明白了“是你让令狐卫围了我的丞相府?”

  他挑挑眉,坦然承认“是。”

  令狐问君骤然发怒,跳起身来质问。“太子殿下凭什么擅自派兵围我丞相府?若是陛下有意拿我,我自会上堂受审。现在不让我阖府上下的人出门是何道理?”

  圣怀璧的右手平伸,手中是一个皱的纸团。

  她一时不解,问道。“这是什么?”

  他一边缓步走进屋内,一边慢条斯理地展开那纸团给她看,当那皱的纸团上的一行小字映入她眼帘时,令狐问君的脸色霎时变了,嘴翁动了一下,看看圣怀璧说不出话来,接看伸手夺过那张纸,撕了个粉碎。

  “就凭这张纸,你就要围我的府?”她咬着瞪他。

  圣怀璧一手捏住她的下巴,视着她的眼“你敢说你写的这句话没有坦了你的心声?我还奇怪你为什么这么热衷地撮合我和金城倩,这么听父皇的话,甚至不向我吐一个字,现在我明白了,你是想在我成亲之后功成身退,远远离开

  我,是不是?“

  她的嘴动了几下,艰涩地说了个“我”字之后,泪水蓦地冲入眼眶。

  那一片蒙的雾气隔开了两人的距离,却浇灭了他的怒火,浸透了他心里的忧伤,他骤然将她攫入怀中,不顾一切地狠狠吻她。

  令狐问君的眼泪己经顺着眼角出,凉了两个人的脸颊,他们吻,不知谁咬破了谁的舌,血腥的味道混杂着咸涩的泪水融在一起。

  突然间,令狐问君在他的怀中一软,昏了过去。

  圣怀璧惊惶地抱着她,向门外大声喊道。“快去太医院请宋太医过来!”

  第十五章意外的故人

  宋太医火速赶来,但是在给令狐问君把脉之后却皱看眉头,久久无语。

  圣怀璧紧张地站在一旁,一个劲儿地问。“到底怎样?她这两身体状况都不好,是累的还是因为心情不好?”

  摇摇头,宋太医终于松开搭在令狐问君腕上的三指,寸肖然起身向外走。

  他追出来,喝令道。“宋太医,她的病情到底如何?”

  宋太医看着他神情尴尬“这个…丞相大人这病…微臣实在不便和殿下说,还是等丞相大人醒过来,微臣单独和她谈吧。”

  “混帐。”圣怀璧情急之下痛骂出声,他一把揪住宋太医的衣领,咬牙切齿地说。“你今要是不告诉我实情,明天我就禀报父皇,把你这太医院首座的乌纱帽摘了!”

  宋太医惹不起他,只好躬看身小声道。“太子殿下,不是微臣不告诉您,实在是因为这其中涉及了丞相大人的私事。”

  “私事?”圣怀璧狐疑地看他“丞相大人是国家栋梁,她的身体就无公私之分,你要是再罗唆,真惹得我翻了脸,你可不要后悔!”

  实在没办法,宋太医身子又弯了些,用轻得几不可闻的声音说。“丞相大人是…有孕了。”

  圣怀璧如被点中道般僵在那里,半晌又含含糊糊地问了一句“那个…你是说她有身孕了?”

  “是。”

  “有多久了?”

  “应该只有一个月。看丞相大人现在的身子这么虚弱,只怕妊娠期间不会很舒服,会很伤丞相大人的元气,这个孩子,如果丞相大人不想要了,宜早不宜迟…”

  “谁敢拿了这孩子,我砍了他脑袋”

  圣怀璧杀气腾腾的一句话吓得宋太医直哆嗦,悄悄从眼皮下方打量着他,却见这位太子殿下明明是说着吓人的狠话,眼角眉梢竟然都是意盎然。

  宋太医是何等精明的人物,在这皇宫之内打滚了四十年,一眼便看出端倪了,但他既是精明人,便知道不该问的绝不能问的道理。

  他连忙改口道。“若太子殿下想帮丞相大人保胎,微臣可以去开一些安胎补身子的药…”

  “废话真多,你快去开方子,让他们尽快做好了端过来!”圣怀璧想了一下,又小声叮“这件事除了你之外,绝不许再向第二个人透一个字,否则…你该知道我的手段!”

  宋太医苦笑道。“是,微臣知道!这件事微臣会亲力亲为,从药方到抓药煎药,绝不假他人之手。”说着,他一边擦着汗一边匆匆去开药方抓药。

  圣怀璧回到屋内,看看上正缓缓睁开眼的令狐问君,他笑咪咪地坐在边,俯下身子趴在枕边问她“才不过这两天没亲你,亲一下你就昏过去了,以后还怎么和你亲热?”

  令狐问君茫然地看看他这一脸盛放的笑容,脑子还在混沌当中。明明记得他和自己闲得天翻地覆,决裂离开,后来又为了怕自己逃跑而擅自派兵包围丞相府,刚刚还脸的冷酷,谁知转眼间,过去那个轻浮飞扬、笑意盈盈的圣怀璧又回来

  了,这转变未免跳得太快太大,她根本没有缓过神来。

  “我让宋太医给你把了脉,他说你最近气损耗过多,气血两亏,所以给你开了药安神养气,一会儿给你送过来,你可要乖乖喝了。”他谆谆叮嘱,仿佛两人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她征征地看看他,半晌说道。“怀璧,金城公主的事…”

  他一手点在她的上,笑得魅惑“这件事先不谈,既然你病了,也就别再想这件事,免得又伤了自己的身子。还有,户部上的事情能放的就放一放,反正最近也没有太重要的紧急公文,若不能放的就交给我处理。总之,你将养身子才是

  最重要的。“

  令狐问君越听越狐疑。他以前这样周到温存她是早己习惯了,但是现在的他绝不应该还是这样的温柔体贴,他不生她的气了吗?

  她不问。“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哪有什么事,你别再气我就好。”圣怀璧撇着嘴“害我这两天茶饭不思,辗转反侧,你没见我都瘦了一圈了?”

  令狐问君闻言心中一软,虽然不知为何他又恢复了过往的态度,但这事却让她心喜悦,她摸着他的脸,不一笑“才不过两,哪至于就瘦了,看你把自己说得那么可怜。那天一怒之下拂袖而去,第二天在朝堂之上还给我脸色看,现

  在又围了我的府,真不知道咱们俩谁受的气比较多。“

  “我心中在乎你才会发这么大的脾气啊,这不是到最后还是我给你请罪赔礼。”他轻抚看她略显苍白的脸颊。心中一阵阵的心疼懊悔。

  这几看她气这么不好,以为她是累到了,没想到是有了身孕,看来她自己也未必知道,否则不会这样平静。但他决定坏心一次,先不告诉她,以报复她隐瞒金城倩的事情。

  而且,这孩子来得如此之巧,说不定是上天故意安排给他们的一个转机,如果告诉了她,以这丫头别扭的脾气,说不定宁可舍弃都不会留下孩子,他岂能给她这个犯糊涂的机会。

  令狐问君见他心情好转,忙趁机劝道。“门口的那些人都撤了吧,别胡闹了,若是让人传到陛下耳朵里,你要怎么和陛下解释?说堂堂太子和丞相斗气,结果让九门总督围了丞相府?”

  圣怀璧笑道。“这不都是你把我气疯了的,否则我也不至于做这么出格的事情啊。要我撤兵可以,但是你得向我保证不会背看我私自逃跑!”

  他见令狐问君的眼珠转了一下,没有立刻说话,便哼了一声“别打主意,以为现在应了我后可以随便反悔,你别忘了令狐氏一家大小都在我手里,你若是跑了,我先拿令狐卫开刀!”

  令狐问君好气又好笑的填道。“你怎么越说越没分寸,你是想当个昏君吗?”

  “是谁没有分寸?堂堂一国丞相,为了自己那点儿女私情,置国家大义于不顾,天天想看怎么推责任,你现在还好意思说我?”他真不知该说她是有责任心还是没有,她可以为了国家利益把他推给别的女人,又无法忍受这件事而想逃走

  ,他真是对她又爱又恨啊。

  他盛气凌人的几句话,说得令狐问君竟一时无语。

  圣怀璧见似是说动了她,怜惜她上次毒伤初愈,如今又有身孕,几次折腾累她如此消瘦,便又柔声道。“问君,答应我你不会丢下我一个人跑掉。”

  “怎么是一个人…”她嘟嚷看“三宫六院还少得了…”一语未完,瓣又被堵住。

  脸红心跳的热吻之后,圣怀璧叹了口气“你真是我的命中克星!罢了,我也不吓唬你了,你要跑就跑,大不了这皇位我也不要了,跟看你一起三山五岳地去过逍遥日子吧。”

  “那怎么行?”令狐问君也急了,坐趋身说。“你要是敢走,我就成了圣朝的千古罪人了!”

  “哼,说到底还是为了你自己的名声。”

  “那你的帝王大业也要前功尽弃了!”

  “你都不在了,我最多就是个孤家寡人,叨俘儿还有什么大业。”

  “你要让圣皇十几年的心血都毁于一旦吗?”

  “大不了后九泉之下我去向父皇请罪!”

  “你,你怎么能如此自私自利?”

  “只许你自私,就不许我自私吗?”

  一番口舌之争后,令狐问君被他咽得气吁吁,恨不得吐了血。她重重地抓住他的手臂,狠狠地捏了几下,又捶了几下他的口,最终还是乏力地松了手,捂看自己的脸叹道。“我上辈子是欠了你什么,让你这辈子这样折磨我?”

  他拉下她的手,在她的掌心印上暖暖一吻,星眸闪烁“你错了,问君,是上辈子我欠你的,所以才要你这样折磨我。我连欺负你都不敢,谈何折磨?!

  令狐问君望看他的眼,久久才长叹一声“怀璧,你让我到底该怎么办啊?”

  圣怀璧将她轻轻拥入怀中,柔声笑道。“这算得了什么,不就是有个女人要和你争我吗?我的心都在你身上,任谁也抢不走!四国之内,还有多少事有亚待解决,我还等看和你一起并肩打江山呢,若没了你,这江山我坐看也没意思,你若没

  了我,又真能开开心心地去过后半生吗?“

  她紧紧抱看他的,不忍松手,就像她对这段感情——断难断,舍难舍。归结抵是因为她知道自己若真的失去他,此生便了无生趣了。

  其实她不想放手,真的不想…

  金城倩要来圣朝的事情在两之后由圣皇亲口昭告群臣,不过关于她和太子即将订亲的事情却没有说,他只是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对圣怀璧意味深长地嘱咐“金城公主远道而来,舟车劳顿,怀璧,你要照顾好人家,以尽地主之谊。”

  蓦然间,仿沸大家都明白了什么,彼此对视一眼,朝堂之上自然不敢说话,但是众人的目光都投同了圣怀璧和令狐问君的身上。 wWW.6NXS.coM
( ← ) 上一章   奸皇女相卷二:喂食妖孽殿下   下一章 ( → )
贝勒的冲喜妻一号月台的许谑浪情妇的恶云雀曲驸马太花心非正当关系只愿为后 上只愿为后 下娃娃女官巧夺情人的浪
《奸皇女相卷二:喂食妖孽殿下》是一本完本言情yabo亚博体育,由网友收集整理,是湛露精心写作,由全本yabo亚博体育阅读网站流年yabo亚博体育网提供免费阅读。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用于商业用途
若奸皇女相卷二:喂食妖孽殿下第三十一章侵犯了你的版权利益,敬请来信通知我们,本站会立即删除您认为侵权的作品,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