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皇女相卷二:喂食妖孽殿下?第三十二章
流年yabo亚博体育网
流年yabo亚博体育网 yabo亚博体育 亚博国际开户 亚博体育官方版v1.1.1 都市yabo亚博体育 言情yabo亚博体育 历史yabo亚博体育 军事yabo亚博体育 穿越yabo亚博体育 网游yabo亚博体育 科幻yabo亚博体育 灵异yabo亚博体育 同人yabo亚博体育 竞技yabo亚博体育 重生yabo亚博体育
全本的yabo亚博体育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经典名着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yabo亚博体育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官场yabo亚博体育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yabo亚博体育
流年yabo亚博体育网 > 言情yabo亚博体育 > 奸皇女相卷二:喂食妖孽殿下? 作者:湛露?书号:45760 更新时间:2019-9-12?
第三十二章
  令狐问君今来上朝了,她静静伫立在那里,略显清瘦的身形站在群臣的最前面,如万绿丛中的一抹幽蓝,格外显眼。

  圣怀璧昂头笑道。“父皇,金城公主是个女孩子,女孩子的心思儿臣又不是太催,只会出错,能不能烦请丞相大人陪儿臣一起去接公主啊?”

  圣皇看了两人一眼,点点头“也好,你这位太傅是最知道分寸轻重的,相信你跟看她不会出错二问君,到时候就辛苦你这一趟吧。”

  令狐问君领了旨,侧身退回班列时,正好看到圣怀璧笑的眸子。心中不由得一叹。唉,这人又来给她添烦恼。

  罢散了朝,圣阿璧就凑过来问她“宋太医给你配的药你都按时喝了吗?”

  她皱皱眉“那么苦的药,谁要老喝它。”

  圣怀璧有点着急“看你最近瘦成这样,不喝药调理怎么行?宋太医说了,那药军少要喝十一天的,你若不按时喝,伤了身子,可就不是只喝十天那么简单了,也许得喝个一年半载哦!”“危言耸听。”令狐问君对他的话嗤之以鼻。

  “你要是不听话乖乖喝药,我从今晚起就搬到丞相府去住!”

  圣怀璧的话让她不得不认真起来,这位新任太子爷什么出格的事不敢做?之前派令狐卫包围丞相府的事在圣都又掀起一阵喧哗,虽然后来很快撤了兵,但是圣皇待意召她入宫过问此事,她只得含糊地说是因为有中有身分不明的人潜入,所

  以紧急调派令狐卫的手下到有外站岗了一而己。

  因为她府中来过刺客,所以圣皇也就信了,叮嘱她万事小心之外,还特意把令狐卫又叫来训斥一番,要求他必须加强圣都内外的防卫,令狐卫就算心里委屈哪里敢说,只得口应承着说“臣有罪”

  离开东缓阁的时候,令狐卫慨叹地对她说。“丞相大人,太子殿下若是再这样任件地玩下去,早晚我这官位是要丢了。”

  她苦笑看向他道歉,但为什么圣怀璧要调兵围府,她没有说,令狐卫也猜不出,这就成了一个谜,答案只有她和圣怀璧清楚。

  金城倩的船抵达圣都外的港口时,圣怀璧和令狐问君一起去了港口候,而除了他们,圣陌玥做为礼部首长也去了。

  站在两人旁边的他显得有些忐忑不安,悄悄对身边的圣怀璧低声说。“四弟,这金城公主不知道是不是个难的角色,你行事说话可要小心。”

  “多谢二哥提醒,不过…我见过她的,公主是个很明事理的人。”

  他似是证了征“你见过她?几时?”

  圣怀璧眨了眨眼,却没有回答。

  金城倩一行人乘坐了三条大船而来,最前面那一条气势恢宏,金碧辉煌,一看就是王家气派。

  当船在岸边停靠稳妥,圣怀璧率先登船上去,对方的司礼官得知他的身分之后,必恭必敬地将他引领到船头,金城倩就站在那里,笑地看看他。

  今的金城倩,也许是刻意为之,穿了一袭玫块红色锦缎,白狐滚边的斗篷,映衬着笑容如花,格外明

  “听说你己经做了圣朝的太子,我该和你说句恭喜。”金城倩娇笑看从旁边下人手中拿过一个木盒,亲自递到他手上“这是本宫送的贺礼,太子殿下可要收好哦。”

  圣怀璧低头要打开,她却按住他的手,在他耳畔小声说道。“回去再看,这里这么多人看看呢。

  一句话,显得无限亲昵。

  他微微一笑,转过身看向和自己同时登船却一直站在身后的令狐问君,对金城倩说道。“丞相大人和我一起来公主大驾,这圣都之内公主有什么想吃的,想玩的,可以直接和丞相说,你们都是女孩子,说话更方便。”

  令狐问君的脸上挂看温婉的笑,对于金城倩刚才对圣怀璧所表现的那番亲密恍若未见。她先按国礼向金城公主行了礼,然后才悠然问候。

  “公主殿下,咱们真是有缘,从金城到黑羽,如今又到圣朝,在两国邦史上,两位殿下的缘分也算是一段传奇吧?”

  金城倩眨眨眼,伸手来拉她的手,笑道。“是啊,姊姊,不过今天先不叙咱俩的缘分,我这船上还有你的一位故人,你绝对猜不出此人是谁。”

  见她一脸的神秘兮兮,令狐问君疑惑地看了眼圣怀璧,又对她笑道。“公主既然说得这么神秘,那我是真的猜不到了。”

  她抬手一指“你看,他算不算是你的故人啊?”

  令狐问君和圣怀璧同时转身,两人俱是大惊,震惊得如遭五雷轰顶一般——只见那从容拾阶而上的黑衣武将,气若沉渊,仿佛纵然千军万马向他奔袭而来,他也可只凭间配刀便化解危机。

  四国之中,有哪位武将能有如此气势?

  令狐问君和圣怀璧万万想不到竟然会在此时、此地,再见此人——

  黑羽定海!

  他就这样平静地站在两人面前,没有笑,也没有怒,似乎不认得他们似的,只对余城倩行礼道。“公主殿下,三条船均己停泊靠岸,公主殿下可以下船登岸了。”

  她微笑回应“有劳将军了。”她再回头看了眼呆愣在一旁的两人,笑道。“黑羽将军现在是我金城国的护国大将军了,这一路多亏他相陪左右,水上的事情我是一窍不通,但我最伯晕船。他帮看我们造船司改进了船体的设计,果然再大

  的风都不怕了,黑羽将军可真是我金城之宝啊!“

  令狐问君忍不住俏悄靠向圣怀璧,他的眉头本己皱紧,此时看到她那震惊紧张的神情,忽然间舒展开所有的皱纹,笑咪咪道。“黑羽将军弃暗投明,真是可喜可贺”金城公主大仁大义,襟坦才得此大贤之士,我圣朝只恨慢人一步,未

  能将黑羽将军揽为左右。可惜啊,可惜。“

  他演起戏来当真说得上是唱作俱佳,一副痛心不己的样子,看得令狐问君简直哭笑不得。

  然而此时令狐问君的心中除了震惊之外,更多的是一连串的疑问。不是说黑羽定海被关进大牢中了,为何会突然出现在此地?他是如何逃离大牢的?他是和黑羽翻脸了才向金城投诚的吗?他到了金城,金城倩怎么敢收留他?如今金城倩公然带

  着这位和圣朝有大仇的将军来到圣朝,是示威还是示好?

  但她也知道现在无法探究这件事,她看了眼黑羽定海,见他目不斜视地站在那里,眼睛只看着金城倩。

  令狐问君心头酸楚。这船上的四个人,来自三个国家,恩怨情仇纠不清,再相逢时,圣怀璧准备和金城倩议亲,而她和黑羽定海己形同陌路,本来他们身分相近,理想抱负都差不多,应该成为朋友,但是命中注定他们却是一辈子的敌人。这次他跟随金城倩而来,是会报复前尘旧恨,还是…

  她忽然心头一惊,想起在黑羽定海面前,圣怀璧还从没有公开暴过自己的身分,现在是两人第一次以真实身分相见,黑羽定海却表现得如此平静,显然是早己知道一切且有所准备了。

  在黑羽的时候,黑羽定海己经将圣怀璧视为自己的平生第一劲敌,恨不得亲手杀了他,现在两人乍然重逢,相距如此之近,会不会…她突地一阵灵,情不自地迈步挡在两人中间。

  圣怀璧发现她的动作异常,心思一转便猜到了她的想法,于是笑看伸手去拉她的胳膊“丞相大人这是怎么了,就算见到黑羽将军心中高兴,也不必这时候就急看叙旧。眼下你我公务在身,岸上又有大批的人马驾,还是先请公主和咱们

  一起回宫,父皇那里还摆看宴席等看为公主接风呢。“

  他三言两语几句话不仅提醒了令狐问君先将国事摆在面前,又提醒了黑羽定海,这里是圣朝的地盘,到处都是圣朝的兵马,让他不可轻举妄动。

  而他这看似不经心的轻轻一拉也看在了金城倩的眼里,她眉眼一沉,嘴角似无意的紧紧抿起,但很快地便主动伸手挽起令狐问君的手臂,甜腻地叫道。“姊姊,一会儿见了圣皇,我若有做得不对的地方,失了礼数,你可要多提醒我一句啊

  令狐问君微微一笑“好。”

  当晚,圣都的皇宫来几十年中最盛大的一场夜宴,整个皇宫彻夜灯火通明,文武百官中凡三品以上者全都出席了这场宴席,后宫的诸位娘娘们则在正殿后院另辟场所饮宴,以屏风隔开,载歌载舞,金城倩中途转到后院,女人们说话更容

  易亲近,前殿后院一片谈笑风生,气氛热烈祥和。

  圣皇的心情大好,频频举杯向金城倩及座下臣子们敬酒。

  圣怀璧从头至尾一直陪在金城倩的左右,为她引荐朝内举足轻重的朝臣们,而令狐问君则在两人三步开外的地方相陪,她的目光更多的是停留在站在金城倩身后的黑羽定海。

  黑羽定海的现身并未在宴席上引起哗然,因为金城倩从头至尾都没有将他正式介绍给圣皇。圣皇心中高兴,眼中只有金城倩这个未来的儿媳,也没有留意到她身后的随从是谁,但是令狐问君的眼中一直盯看黑羽定海,甚至几乎是只有黑羽

  定海。

  每当他稍稍靠近圣怀璧一步,她就心惊胆改地也近一步,几次差点失态撞到靠过来和自已说话的其他朝臣,然而盯使如此,她也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直到圣怀璧领看金城倩去了后院和各位娘娘们见面,按礼黑羽定海这个外臣是不能进后宫的,他才停在了后院的月亮门前,没有再跟进。

  令狐问君也站在了月亮门前,看着圣怀璧和金城倩并肩而行的背影,眼角的余光还在留意着身旁的黑羽定海。

  “丞相大人这样亦步亦趋地跟在我左右,不怕引人怀疑吗?”他的嘴角出一丝轻蔑的笑意,侧过身,重逢后第一次真正将目光投在令狐问君身上,却是高高在上的俯视看她“您似乎应该进去陪在太子殿下身旁更为妥帖。”

  前殿和后院都是一片热闹,唯有这月亮门却是闹中取静,四下无人。

  令狐问君直视着他,悄声说。“将军此番亲赴圣朝,可是为了杀他?”

  黑羽定海骄傲地负手而立,没有反问那个“他”是谁,因为答案彼此心知肚明,他只是淡淡回答“我来这里是为了保护公主殿下。”

  她捏紧拳头“那将军是否能保证绝不会对圣怀璧不利?”

  他瞥她一眼“我只能保证,若有人先对公主不利,我便不会饶他!”

  忽地沉默了下来,令狐问君看着他这张陌生得令人心疼的脸,干涩地开口“将军在恨我?”

  黑羽定海的撞眸缩紧,略显压抑的声音响起“我不该恨你吗?”

  令狐问君垂下眼,了氏声幽叹“倘若将军当初杀了我,也许…”

  他的喉结动了动,声音更是沙哑,一你知道我做事从不后悔。“

  即使走错一步,步步皆输,他也不许自已后悔,因为后悔无助于挽回错误,因为后悔会蒙蔽自已的双眼,看不清未来的道路。

  这是黑羽定海曾亲口对令狐问君讲述的道理,她当然记得。可她相信黑羽定海一定后悔过,后海过当初与她相逢,后悔在她危难时出手相救,后悔将她留在他军前效力,后悔让她离开了黑羽,后悔没有在知道她真实身分后立刻将她杀掉,

  后悔没有把她交给黑羽王… WwW.6nXs.coM
( ← ) 上一章   奸皇女相卷二:喂食妖孽殿下   下一章 ( → )
贝勒的冲喜妻一号月台的许谑浪情妇的恶云雀曲驸马太花心非正当关系只愿为后 上只愿为后 下娃娃女官巧夺情人的浪
《奸皇女相卷二:喂食妖孽殿下》是一本完本言情yabo亚博体育,由网友收集整理,是湛露精心写作,由全本yabo亚博体育阅读网站流年yabo亚博体育网提供免费阅读。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用于商业用途
若奸皇女相卷二:喂食妖孽殿下第三十二章侵犯了你的版权利益,敬请来信通知我们,本站会立即删除您认为侵权的作品,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