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皇女相卷二:喂食妖孽殿下?第三十六章
流年yabo亚博体育网
流年yabo亚博体育网 yabo亚博体育 亚博国际开户 亚博体育官方版v1.1.1 都市yabo亚博体育 言情yabo亚博体育 历史yabo亚博体育 军事yabo亚博体育 穿越yabo亚博体育 网游yabo亚博体育 科幻yabo亚博体育 灵异yabo亚博体育 同人yabo亚博体育 竞技yabo亚博体育 重生yabo亚博体育
全本的yabo亚博体育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经典名着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yabo亚博体育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官场yabo亚博体育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yabo亚博体育
流年yabo亚博体育网 > 言情yabo亚博体育 > 奸皇女相卷二:喂食妖孽殿下? 作者:湛露?书号:45760 更新时间:2019-9-12?
第三十六章
  “好,你也不必这么看急,去晚了难道令狐问君会罚你吗?”圣怀玥笑容可掬地在太医院门口送走四弟之后,那笑容瞬间僵在嘴角,他走上自己的马车,冷冷下令“去驿站。”

  就在圣怀璧赶往丞相府时,金城倩正在那里发火。这不是两个女人第一次面对面地深入谈话,却是第一次直接面对那个略显尴尬的问题——

  “圣怀璧和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金城倩突然登门造访,气势汹汹的第一句话就让令狐问君无言以对。

  “公主殿下要不要先进屋喝杯茶?”她无奈地只得微笑着先转移话题,天空正下着雪,雪花落在地上很快就化了,地面略显泥泞。

  “天气这么冷,我屋中有壶上好的热茶,殿下要不要喝一口暖暖身子?”

  金城倩盯着她,脚下却一步都没有挪动,出口的话比刀子还利“亏我一口一个姊姊的叫着你,原来我被你们俩朕手卖了都还不知道呢。若非他坦白,我还在这里糊里糊涂地作着美梦…令狐问君,我到底是哪里对不起你了,让你要这样骗我?”

  令狐问君心里一沉,圣怀璧没有告诉她之前他曾和金城倩说过什么,但金城倩这句话无疑己经说明答案了。

  她向看金城倩深深地弯下去“抱歉,公主殿下,若问君有什么处事不妥之处,都是问君一人愚蠢,请殿下不要因此迁怒到两国邦,更不要迁怒太子殿下。他为人率,所说所做从不顾虑大局…”

  “你所谓的顾虑大局,就是他心中明明喜欢你,却要让他来娶我是吗?”金城倩哼声冷笑“是,我是金城公主,身分比你更尊贵,他父皇若强命他娶我,我肯定是要做他的正的。但他心中若没有我,只有你,我这日子会过得多无趣?

  让旁人看看,我堂堂公主千岁,倒像是一个笑话了!令狐问君,你若想我一头,也没必要在我和圣朝签定盟约之前让他来气我吧?“

  她又往前走了几步,盯着令狐问君看了半晌“我真不懂,我哪里不如你了?现在我明白了,原来去金城他跟着你,去黑羽他也跟着你,不是为了什么国事,也不是什么师徒之情,你们俩…你们俩…儿就是…就是…”

  金城倩涨红了脸,她向来不是会骂人的人,只是因为受了圣怀璧的气,一夜都没睡好,所以今天才来找令狐问君说个清楚,然而她虽然是盛怒而来,却根本做不到拨妇骂街,因此急怒之下竟不知道该怎么骂了。

  令狐问君尴尬地站在原地,无法解释也不能躲避,只得任她痛斥。金城倩的话虽然无礼,但绝非无理,回想起来,自己当初贸然答应她和圣怀璧的亲事,的确是一件愚蠢至极的行为,既伤了圣怀璧的心,又没有给自己留下退路,如今更得

  罪了金城倩。

  见她迟迟不回应,金城倩的拳头就好像打在了棉花上,气得顿足道。“难怪他说你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笨女人!这圣朝让你来做丞相早晚会亡国!”

  令狐问君苦笑看开口“是,公主殿下教训的是。其实我己经和圣皇辞官了,只是诸事繁杂还无法立刻卸任,公主可以放心,这圣朝不会亡在我手上的。”

  此时圣怀璧的声音突然在两人身后响起“对,当然不会亡在你手上,要亡也是亡在我手上。”他提看那包药晃晃悠悠地走进小院,看了眼金城倩,绕过她走到令狐问君的身旁,笑道。“问君,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公主殿下来访,你怎么

  也要请公主到屋内去坐啊。天寒地冻的,冻坏了公主殿下咱们可没办法向金城王代,若冻坏了你,你怎么向我代?嗯?“

  他这最后的一声轻哼,说不出的旎暖昧,金城倩顿时变了脸色,冷冷地说。“你们两个人也不用在这里扮恩爱给我看。圣怀璧,我金城倩没了你不是不能活,只是你们两个人这样朕手欺负我,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见她转身疾走,令狐问君急忙叫道。“公主殿下请留步!我还有话说!”

  圣怀璧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紧张地瞪着她“你敢说一句话试试?”

  金城倩转身看着他们两人,下巴高昂“还要说什么?你刚才既然说你要辞官,那辞了官之后,你是不是也不在圣都住了?若是如此,我或许还可以原谅你。”

  令狐问君望看她那趾高气扬的美颜,又看了眼一脸紧张的圣怀璧,倏然跪了下去。

  两人都是一惊,金城倩没有想到她会行此大礼,一下子愣住了。

  圣怀璧则又气又急地强行将她抱起,喝道。“你跪她做什么?你又没犯大罪?就算是犯了重罪,也是我圣朝审判你,和金城有什么关系?!

  “我的确有对不住鲍主殿下的地方,应该罚我这一跪。”令狐问君虽然被他拉起,但总算是跪过了,心里的话也就倾而出——

  “我身为圣朝丞相,未能顾忌两位殿下的心情,擅自做主答应了太子殿下的婚事,害得公主误解,亲自赴圣朝议亲,更惊动两国国主,朝野皆知,如今己是骑虎难下,而公主却伤神失望,这一切都是问君的错,与殿下和圣皇皆无关,请公主

  殿下怪我一人就好。

  “我当的确私心太重,一心只想看平安返回圣朝,更想看在四国政局不稳时,公主殿下和太子殿下的亲事是两国得以结盟的最大动力,因此擅作主张,然而为了国家安稳,我令狐问君愿意退让。”

  金城倩嘴角一挑“好啊,那你几时离开圣都?”

  她轻柔地笑了“我辞官,是因为我不配做丞相,但离开圣都这件事…现在我不敢也不能这么做。”

  “为什么?”

  圣怀璧哼道。“因为她若是敢走,那我也会跟看走。”

  金城倩倒一口冷气“好啊,我明白了,原来你们两个还是合着伙地气我!”

  “不!鲍主殿下,我这一跪,是以丞相的身分向两国谢罪,但是摘下丞相这顶乌纱帽,或者卸掉公主殿下这尊贵的称号,我们两人其实都一样,不过是一个爱他的女人罢了。

  “若你真的爱一个人,会希望他一切都好,哪怕牺牲自己都无所谓。如果公主殿下让我离开他的视线就可以和圣朝签定盟约,我可以立刻就走,但是…公主殿下真的以为这样就可以解决所有问题了吗?”

  金城倩咬牙说。“你还是那么伶牙俐齿。他现在宠看你,自然你说什么都是对的,但你也别动不动就拿两国说事,既然你说我们不过是两个普通女人,好啊,圣怀璧,你倒说说,你喜欢她什么?你也说她是个笨女人,你这么聪明,为什么

  要找个笨女人来配你?“

  圣怀璧一直紧紧牵看令狐问君的手,生怕她说出什么绝情的话来,但是听完她的一番话,他的心总算安定下来,不只是安定,还有难得的欣慰和温暖,知道她没有在金城倩面前放弃他,起码她就己跨过了一个心结。

  听金城倩的问话,他也很认真地想了想,然后笑道。“我其实可以给公主一百一千个理由说明我为什么喜欢她,但是仔细想想,这些理由似乎也不是那么重要,说穿了,无非就是缘分而己。我命中注定就是要被她克制住的,我就算有再多

  的智谋心计,在她面前都像是全无用处,不是她比我更老谋深算,而是我舍不得让她吃苦受累,更舍不得她伤心。

  “公主殿下,这世上倘若有个人会让你‘舍不得’,你当然就不会放手,一定要牢牢地抓住,就像现在这样…”他举起两人握的手。

  令狐问君红着脸拚命往回着自己的手,小声说。“怎么又这样没轻没重?”

  “拉拉你的手怎么了?我抱都抱过了。”

  圣怀璧吹出的热气混杂看雪花的清凉,吹到她的脸颊上,让令狐问君的双腮一阵搔,待她抬头时,只见金城倩己经阴沉看脸一言不发地走了。

  她还想开口叫唤,却被他死死按住,小声道。“你该说的都说了,还要说什么?和我回屋去,我有件大事和你说呢。”

  还有什么大事?眼下最大的大事不就是金城倩了?令狐问君被他拉回房内,心思还在盛怒离去的金城倩身上,忽然间又后悔自己刚才过于冲动,说话太直白,惹怒了金城倩,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圣怀璧将她按在椅子上,神情郑重“我今天在太医院见到二哥了。”

  “哦。”她还没注意到事情的严重,只觉得他天天都能见到圣怀玥,有什么稀奇的,这回怎么说得这么严肃?

  “当时宋太医在为你抓药,二哥一直站在旁边和我聊天,我只想赶快拿药走,就没有避讳,直到出了门才忽然想到这事有蹊跷,二哥倒像是故意要看看我去抓药似的。”

  令狐问君不以为意地问。“那又怎样?你这药里难道还有药不成?都说了这种事情不用你亲自去做,结果现在遇到他,你又觉得别扭。”

  “你不知道这是什么药,自然不知道事情有多严重。”

  他的凝重语气终于惊醒了她,瞪看他问。“你到底在给我吃什么药?”

  圣怀璧蹲下身,握看她的手,仰视看她的眼,柔柔道。“问君,最近这两你觉得身体如何?”

  “还好啊…”“还吐不吐了?”

  “偶尔会有点思心,但没有前两那么难受了。”

  “你没有想过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身子不适吗?”

  “也许是前几累到了,或者是——”

  圣怀璧望看她苦笑“你自幼身边也没个女人照料,女人的事情倒不如我清楚。好吧,我实话告诉你,你那天晕倒时我请宋太因为你诊治,他告诉我说你己有身孕了。”

  令狐问君的腹部突然一阵紧缩感,仿佛被人从里面踢了一脚似的,心跳在这一刻停止,她甚至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圣怀璧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她征怔地看了他好一会儿,才结结巴巴地说。“这…这不可能,宋太医没有和我说过,一定是你编造出来的…”

  “是我让宋太医不要告诉你的。”

  “为什么?”

  “因为我怕你不想要这个孩子。”

  令狐问君紧皱双眉,一双手紧紧握看,半晌没有说话。

  他试探地问。“你现在心中是不是很气我?”

  她倏然瞪着他“是。”

  圣怀璧一惊“你若是生气就对我发出来,不要忍在心里,会伤到孩子。但不管怎么样,这个孩子我绝不许你不要——”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不想要这个孩子?”她狠狠打断他的话“就算我不嫁给你,这孩子是上天赐给我的,我也不会拿掉他。”

  他简直是大喜过望,眉梢眼角全都绽开了,赫然起身将她从椅子上抱起,兴奋地叫道。“问君,你真不愧是我爱的女人。果然没有让我失望!你放心,今生今世我绝不会让我的孩子受一点委屈的!”

  令狐问君轻呼“放我下来!你想转得我头晕啊?”

  圣怀璧忙轻手轻脚地将她放回到椅子上,笑咪咪地说。“你不知道我担心了多久,所以我只能盯着宋太医,让他多给你开补身子的药方,生怕你这身子有一点闪失。你说的对,这孩子是天赐给我们的,你不觉得上天安排孩子现在出现,是

  要为我们解决眼前麻烦的吗? WwW.6nXs.coM
( ← ) 上一章   奸皇女相卷二:喂食妖孽殿下   下一章 ( → )
贝勒的冲喜妻一号月台的许谑浪情妇的恶云雀曲驸马太花心非正当关系只愿为后 上只愿为后 下娃娃女官巧夺情人的浪
《奸皇女相卷二:喂食妖孽殿下》是一本完本言情yabo亚博体育,由网友收集整理,是湛露精心写作,由全本yabo亚博体育阅读网站流年yabo亚博体育网提供免费阅读。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用于商业用途
若奸皇女相卷二:喂食妖孽殿下第三十六章侵犯了你的版权利益,敬请来信通知我们,本站会立即删除您认为侵权的作品,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