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皇女相卷二:喂食妖孽殿下?第三十七章
流年yabo亚博体育网
流年yabo亚博体育网 yabo亚博体育 亚博国际开户 亚博体育官方版v1.1.1 都市yabo亚博体育 言情yabo亚博体育 历史yabo亚博体育 军事yabo亚博体育 穿越yabo亚博体育 网游yabo亚博体育 科幻yabo亚博体育 灵异yabo亚博体育 同人yabo亚博体育 竞技yabo亚博体育 重生yabo亚博体育
全本的yabo亚博体育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经典名着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yabo亚博体育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官场yabo亚博体育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yabo亚博体育
流年yabo亚博体育网 > 言情yabo亚博体育 > 奸皇女相卷二:喂食妖孽殿下? 作者:湛露?书号:45760 更新时间:2019-9-12?
第三十七章
  她却叹气道。“我倒觉得这小东西是来添的。金城倩己经那么生气了,若让她知道我已经怀了你的孩子,还不闲得天翻地覆?这件事的确不能说出来,先瞒过这一阵再说吧。”

  “只怕是瞒不住了。”圣怀璧的声音一沉“二哥刚才既然看到宋太医抓药,以他对医理药理的掌握,很容易就能猜出这药是做什么用的。”

  令狐问君坐直了身子,不由自主地将手盖在小肮上。她现在知道圣怀璧为什么如此郑重其事地提到圣怀玥了,值此感时期,让他知道自己有了身孕,很多事情都会生出新的变故来。原本明明他们掌握了主动,仿佛一下子又被人抓住了咽

  喉,更何沉现在还有金城倩和黑羽定海这两人在圣都之中,情势不明,就算是被圣皇知道了这事,只怕他也未必会乐见其成。

  她不由得感慨“这孩子的脾气真像你,做事不管不顾,想来就来了,真不知道这第一关能不能顺利闯过去呢。”

  圣怀璧轻拍着她的肩膀,用极温柔的语气说着带着杀气的话“我不是说了,让你放心吗?有我在,谁敢动我的孩子和孩子他娘一下,我会让他全家上下不得安宁,死无全尸!”

  令狐问君笑不出来,她知道,这一次他们所面临的困难是平生所过到最难的一关,横亘在眼前的高山险峰一座又一座…以前她最后的对策就是丢开一切单独逃跑,可现在乍然得知自己要做母亲了,她忽然不知从哪里生出一股力量来,涌现了要拚尽生命的每一分力气去保护孩子安全的想法。

  事到如今,不仅是要听天由命,更要奋力一搏了!

  黑羽定海没有跟随金城倩去丞相府,当圣怀玥的马车停在驿站门前时,他在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犹豫了一下,他还是出来接了圣,吓明的造访。

  “二殿下,我们公主现在有事外出,不在驿站。”他不卑不亢地开口,更有几分逐客的味道。

  圣怀玥微笑说。“此番公主率队出访我圣朝,身为礼部之主,本殿下于情于礼都应亲自来询问公主的衣食起居是否合意,以免下人做事率,惹恼了公主,可就不好挽回了。不知道本殿下可否入内等候公主回来?”

  黑羽定海点点头,转身带路“殿下这边请。”

  小小的一间茶室,两个人在桌子的两边站定,看看门外雪花飞舞、院内空旷无人的景象,圣怀玥缓缓开口“你不该来圣都。”

  他平静地看看他,淡淡道。“殿下和我曾经约法三章,今生今世永不见面,如今殿下违约了。”

  圣怀玥似笑非笑地斜晚着他“我违约,是因为你的事情都办砸了,我不得不特意来提醒你一下,你己经连输几阵了?不要再妄想能斗得过怀璧,还是趁早离开吧。金城倩只怕是当不了圣朝的太子妃了,因为令狐问君己经有制胜的法宝,

  她无论如何都赢不了她的。“

  本来沉静无波的黑眸陡然光四,他咬看牙问。“什么法宝?”

  一长衫,圣怀玥好整以暇地坐了下来,不急看说出答案,反而是一口又一口慢悠悠地喝起茶来。

  黑羽定海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看他,屋内安静得恍若一片雪花落在地上都清晰可闻,气氛却万分的沉重凝滞。

  第十八章我爱你

  金城倩气呼呼地回到驿站的时候,看着门口一辆马车刚刚离开,她问候在门口的黑羽定海“刚走的人是谁?”

  “圣朝的二皇子圣怀玥。”他躬身回答。

  “他来做什么?”她挑看眉尾问“哼,他们圣家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二皇子来看看公主这边是否还有什么不尽完善之处,不过微臣己经答覆了他,说这里一切安好,所以他就回去了。”

  她笔直地往里走,一边说。“你和圣朝有深仇大恨,他们的三皇子栽在你手里,听说现在还昏不醒,你没见那天晚上兵部的人看到你时,眼睛都快瞪出血来了吗?我真不懂你为什么敢跟着我来?”

  “我既己身许金城,自然就是要为金城效力,公主此行虽不至凶险,但眼下局势不稳,难免有变…”

  “少和我讲大道理了。”金城倩倏然变了脸色,冷冷看着他“黑羽定海,你虽然说服了我父王将你留在金城,但是我对你可没有我父王那么信任。我知道你和令狐问君有情,也知道你是因为她才落了个叛国的罪名,离乡背井转投他

  柄,现在你一家老小都困在黑羽王的手里,你跟看我来圣朝,若说没有半点目的,我才不信!“

  黑羽定海看看她,平静地答道。“微臣向来是个做事知道分寸的人,身在黑羽时,心中只有黑羽,身在金城,便只想做好金城人。公主若不信我,又何必带我同行?”

  金城倩的眼珠一转“好,既然你说你现在甘心做个金城人,那我吩咐你去做的事情你真的会做吗?”

  “公主有命,岂敢不从。”

  “那你…替我去杀了令狐问君!”

  黑羽定海没有动,他看看金城倩,笑了。

  她怒道。“你笑什么?”

  “公主殿下想杀她,是因为她抢走了公主的如意郎君吗?”

  金城倩昂起下巴“是又怎样?”

  “那公主不该这样莽撞。自古情之一字最害人,多少孽缘错误都是因它而起。”

  “少和我讲大道理,你若去了,说明你忠心可信,你若不去,就是有二心!”她咄咄人地喝令,看他做决定。

  黑羽定海问道。“若我失手了,殿下不怕给自己惹麻烦吗?”

  这回换金城倩笑了“你可是堂堂黑羽的首将,千军万马中取敌人上将首级也易如反掌的大人物,杀个女人就会那么不小心让人发现吗?再说,就算是你暴了身分,以你和圣怀璧、令狐问君的冤仇,我只要推说你这是私仇也就罢了,令

  狐问君毕竟还没做太子妃呢,更不是皇后,圣怀璧再生气也不能拿我怎样,我相信圣皇不会给她撑的。你只管放心大胆地去做就好了,今晚我就在这里等着给你凯旋庆功。“

  眼见她得自己没有一点退路,黑羽定海犹豫了一下,最后躬身道。“那…微臣领命。”

  这渐渐沥沥的小雪下了整整一天,到了夜里方停。令狐问君半夜醒来,觉得有点口千舌燥,想是因为屋中的火盆多放了两个的缘故。

  她起身推开窗户想透透气,忽然浑身一震——只见窗外的廊檐下站看一个人,笔直拔,犹如在狂风之中都不会吹弯的青松一般。

  这身影她太过熟悉,没有半点迟疑地就叫出口“将军?你怎么会在这儿?”

  月光下,黑羽定海缓缓走出阴暗的角落,两人隔看窗户四目相对,一时无言。

  令狐问君看到他握在刀柄上的手,于是微微一笑“原来将军是来杀我的。”她又低声说。“你等等我,我加件衣服就出来见你。”

  黑羽定海一下子愣住了。她知道他来的目的,却为何如此平静?

  窗户关上,他听见她寒寒翠翠穿衣的声音,知道她没有骗自己。可是,她又骗了他多少次啊。

  从两人初过,她就在骗他,第二次重逢,她又骗了他,最后在黑羽,她甚至伙同别人陷害他…那天她问他是不是恨她,他口回答。我不该恨你吗?

  是的,他有千万个理由恨她,更有千万个理由该杀了她,不仅仅是因为金城倩的命令,还因为今天圣怀玥来找他时所告诉他的那个惊天的秘密——

  “令狐问君应该是己经怀了怀璧的骨,若无意外,小世子年底就要出世了。虽然大哥和我都曾经为父皇生下孙子,但是父皇最钟爱的是怀璧,这是怀璧的第一个孩子,若为男,必定可以让怀璧的太子之位坐得更为稳固,而令狐问君母

  凭子贵,己经先胜了金城倩一局,金城倩要想扳回来可是难如登天了。“

  原来,他们两人己经亲密到这种地步了…

  黑羽定海看看那从门内款款走出的倩影,口闷得像是堵了一块巨大的石头,紧握看刀柄的手指冰凉,也许是天太冷,也许是因为在廊下久立,一双腿都僵硬得几乎要抬不起来。

  令狐问君穿了一件很厚的棉衣,外面还套了一件斗篷,站在他面前,她的嘴角竟然还挂看笑,看看外面的一地雪光,问道。“将军要不要陪我走走?好多话想问将军,那天在宫里我们都有点激动,今天既然将军来了,我想我们应该可以开

  诚布公地好好谈一谈了吧?“

  他看了眼那空旷的小院,虽然雪光莹白,但墙外树影森郁,黑暗中看不清那里是否埋伏了人马,他己经被她和圣怀璧连骗了几次,更是格外谨慎,因此只冷冷道。“你要问什么就站在这里问吧。”

  她叹口气,轻声开口“府中…都好吗?老夫人和素兰…我一直很惦念她们,听说将军入狱之后,一直没有你那里的消息…”

  黑羽定海咬咬牙“托丞相大人的福,她们都还活着。”

  令狐问君忙问。“那她们现在人在哪里?还在黑羽,还是跟随将军去了金城?”

  他冷笑道。“你以为她们能有逃出来的本事吗?”

  “那她们现在是在狱中还是在家里?”她顾不得为他嘲讽的语气难受,而是急看追问她们的情况。

  别过脸去,黑羽定海半晌才说。“王后为她们求了情,所以她们现在都在府里被软着。”

  令狐问君微微舒了口气“总算…”

  “总算什么?”他忽然忍不住,大手掐住她的肩头问。“你是想说,总算她们没有太受罪是吗?可是你知道我母亲为了这件事有多伤心?素兰又蒙受了多大的羞辱?她那么全心全意地维护你,结果却落得现在这步田地。

  “大王派人上门抄家的时候,素兰恨不得拿刀和长乐侯的手下拚命!幸好府中还有忠心的护卫扩住了她,否则你现在再问我她好吗,我只能到黄泉底下去问她了!”

  她脸色一变,垂下头去“对不起,那天事发突然…我,实在别无选择。”

  “别无选择?你好意思说这句话?我给了你多少次选择的机会?”他怒斥道。“你来黑羽的时候,我留你在身边,难道不是给你机会?在玉我们重逢,我表示了对你的心意,难道不是给你机会?我把你抓回黑羽,没有把你打入大牢,而是

  留你在府中养尊处优地供养看你,难道不是给你机会?现在你说你别无选择?并不是因为你真的别无选择,而是你心中的选择只有一个,那就是圣怀璧!“

  令狐问君撰着袖口,紧咬着瓣苦笑“对,将军说的对,是我一次次不识好歹,辜负了将军的一片真心。当年在黑羽,将军对我关怀备至,多有照顾,我欠将军一份人情,终我此生可能是还不了了。”

  “你现在可以还,拿命还!”黑羽定海倏然刀出鞘,刀锋冰凉地架在她脖子上,一字一顿道。“你的秘密己经保不住了,我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一,你甘愿死在我的刀下。二,我留你一命,但是你要拿另一个人的命来替你死。”

  她平视着他“你是想要我帮你杀怀璧吗?”

  黑羽定海哼了一声“杀那家伙并不容易,我也知道你不会对他动手,但是要另一个人死却很容易。”

  他一手用刀继续抵着她的脖子,另一手从后解下一个酒壶,丢给她。 wWW.6NxS.coM
( ← ) 上一章   奸皇女相卷二:喂食妖孽殿下   下一章 ( → )
贝勒的冲喜妻一号月台的许谑浪情妇的恶云雀曲驸马太花心非正当关系只愿为后 上只愿为后 下娃娃女官巧夺情人的浪
《奸皇女相卷二:喂食妖孽殿下》是一本完本言情yabo亚博体育,由网友收集整理,是湛露精心写作,由全本yabo亚博体育阅读网站流年yabo亚博体育网提供免费阅读。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用于商业用途
若奸皇女相卷二:喂食妖孽殿下第三十七章侵犯了你的版权利益,敬请来信通知我们,本站会立即删除您认为侵权的作品,谢谢您的支持!